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如意枝头 > 第996章 试探

  姚家在广平胡同的最东端,徐婉如的车马一过宝禅寺,就找到了广平胡同。如意郡主府的车马一出现,自然有人报于福王知晓。毕竟,福王府就在宝禅寺和广平胡同的西南侧。

  福王和肃宗差不多年纪,他这个皇叔,自然不比英王那个年纪的皇叔,总要自矜身份。知道徐婉如来了东城,想着她多半要顺路来福王府请个安。自是吩咐下去,让人备了些小女儿家喜欢的甜点饮食,等着徐婉如上门。

  等人来报,说如意郡主去了姚家,福王虽然觉得有些奇怪,倒是也能理解。毕竟,徐婉如的生母朱念心,就是姚家的外孙女。

  而今正值盛夏,虽说快要入秋,却是京城最热的时候。徐婉如知道,姚家必定有什么话要吩咐,否则也不会这般多年没有来往,却突然送了帖子上门。坐了车里,花青一边给她打着扇子,一边又担心车里的冰块太过寒凉。胭脂倒是爽直许多,言语之间,不禁就有些嘀咕姚家,这么热的天,有什么话不能去郡主府里说。郡主府里要风有风,何等的惬意凉快,何必折腾了她们郡主,这么个天气却往城东跑。

  树上的知了,一声比一声叫的响亮,徐婉如放下车帘,心里也觉得有些疑问。姚家找她,徐婉如觉得,多半跟朱家无关,反而很可能要说镇国公谢家。

  姚家现在的家主,正是她外祖母的同胞兄长姚宣。姚宣和姚绮霖两人,实则是姚汝南的外孙和外孙女。他们本是冯征的子女,却过到了姚家。冯绮雯是他们两人的同胞姐姐,而冯绮雯跟谢家的恩怨情仇,姚家人自然心中有一笔账。

  冯绮雯跟谢克宽的一场亲事,改变的,又岂止是姚家冯家的命运。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很可能还改变了国运。如今尘埃落定,徐婉如不知道,姚家还要吩咐她一些什么。

  车马到了姚家门口,早有人开了正门相迎。姚家在大楚一朝,并无子弟入仕,可是府邸却相当气派。徐婉如抬头看了一眼姚家的高墙大院,虽无违制之处,却也不是寻常富贵人家能比。想来,应该是姚汝南当年留在京城的旧宅。

  进了二门,就有两个三四十岁的妇人,带了一堆婆子丫鬟候着。徐婉如在朱家的时候,也曾见过一两次姚家的人,其中一个,便是姚小夏的弟媳妇方媛。想来另外一个年长些的,应该就是姚家的长子媳妇陈佩珍。这两人跟姚小夏是至亲,但是跟徐婉如,却隔了一层。算起来,徐婉如的母亲朱念心,跟这两人的夫君,算的上姑表兄妹。

  徐婉如下了车,陈佩珍和方媛带人上前,正要行礼,却被徐婉如拦下了。

  “舅妈不必多礼,”徐婉如随了朱时雨的辈分,省了个表字,直呼舅母。

  陈佩珍和方媛对视了一下,彼此都觉得有些意外,这个如意郡主,倒是没有传言中的那般跋扈。

  几人进了屋子,陈佩珍又召了姚家的小辈,陪着徐婉如用了些茶水点心。陈佩珍比姚小夏长了几岁,家中长子姚绍平早已成亲,来作陪的,便是长子媳妇朱秋萍。而朱秋萍又是朱自恒的堂侄女,出阁之前,就跟徐婉如见过几次。有这么个朱家人在,姚家对这个陌生的如意郡主,倒是多了几分亲近之意。

  见徐婉如没什么郡主架子,姚绍平的幺妹姚新雪,倒是很喜欢跟着徐婉如左右,一边拿亮晶晶的眼睛打量着她,一边又使劲介绍,那个点心好吃。因为祖父的缘故,姚新雪对朱家知道的不多,只晓得姑姑嫁去了朱家,家里还有个比自己小许多的妹妹,唤做朱秋语。又因着大嫂朱秋萍的关系,姚新雪对自己那个小表妹,甚是上心。新年里姑妈回了次姚家,姚新雪才算认识了朱秋语。这会儿见了徐婉如,就跟她打听起小表妹的近况。

  姚家嫁了姚小夏到朱家,而朱家又嫁了朱秋萍到姚家,怎么看,两家都算的上联络有亲,并没有断绝来往的意思。可是偏偏这么些年,徐婉如却很少听说姚家的事情。想来,这其中,多半是姚家老爷子的意思。

  徐婉如心中暗想,莫非是当年对大梁亡国的不情愿,或许,姚家老爷子非要守着旧国做个忠臣,不愿对大楚俯首。只是这样祖孙三代,都无一人入仕,日后想保持这样的高门大院,锦衣玉食,只怕十分不容易啊。

  众人正说着话呢,却突然安静了下来。徐婉如正端着茶水,抬头一看,就看见一个穿了身灰色袍子的老人,花白的头发,却身形高大。就见他逆着光,慢慢走了进来。想来,屋子里突然这般鸦雀无声,就是因为他的缘故。

  陈佩珍原是坐着,见那老人进来,倒是起身问道,“冯管家,是老爷子有请吗?”

  原来是姚家的管家,徐婉如放下茶盏,就见那冯管家冲自己行了礼,问了安,又说道,“郡主,我们老爷有请。”

  徐婉如点点头,就打算起身,随着冯管家前去。花青和胭脂也马上跟着,想随着同行。谁想,这个冯管家却出声阻止,“郡主,我们老爷子说了,让您一个人去。”

  徐婉如倒是很好奇,这个姚老爷子,到底要说些什么,就示意花青和胭脂留下,自己跟着冯管家,去了前院的书房。

  姚家的府邸建的中正平和,沿着主轴,前后院十分清楚。可是这冯管家带了徐婉如到了前院,不笔直走,却往西边去了。徐婉如心中虽然有些疑惑,却也知道,自己带了这么些人上门,姚家一门老小都在,出不了什么事。

  冯管家带着徐婉如,一路到了西边的一个院子,想来,就是姚宣的书房所在。门口的人见了冯管家和徐婉如,就有人进去通报。一会儿,那人就出来说,让管家带着如意郡主,直接进书房说话。徐婉如倒是许久没见过这般脾气古怪的老人,心中越发有些好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