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贞观三百年 > 502 行路难

  ,贞观三百年

  “我之前说委员长太年轻,我错了,是我太年轻。”

  “你五十九了。”

  “还能干活,也能为委员长的事业出一份力。”

  “……”

  第一批粮食的到来,冲击力非常大,其实并没有缓解粮食危机,但是这一百一十万斤粮食,就像是一剂强心针,整个湖南但凡听说这件事情的,都是精神抖擞。

  不仅仅是自动加入“劳人党”的成员,还有各种学生组织以及工人组织,都仿佛是打了一个胜仗。

  别说是外界震撼,就是内部,第二军军长甘正我也是吓了一跳,他从收到王角的消息,说是会有一批粮食抵达湘南的时候,本以为是广西的储备粮。

  但广西的情况,甘正我是有数的,大部分粮食都在“广交会”和本土地头蛇的寡头手中,散户、小户掌握的粮食总量,可能只有整个广西总粮食产量的百分之五不到。

  你就是从牙缝里扣,老表们豁出去玩命,也还是不够。

  实际情况就是广西的老表的确玩命了,盖因广西本地卖苦力的乡民,跟黔中、湖南的同行,都是同病相怜,一条“灵渠”,真正沟通起来的,只有苦命人的共情。

  桂州跑山的小户人家,差不多五口人挤出二十斤口粮出来,桂州东小三千户普通百姓,凑了八万斤不到的粮食,给了甘正我。

  没有欠条,也没有什么动员,纯粹是很朴素的想法……知恩图报。

  不管甘正我这个“老爷”哪里来的,也不管甘正我这个“老爷”到底想要做什么,这“灵渠”几座山头的王八蛋被灭了之后,过往云烟中的悲惨记忆,一瞬间被翻了出来。

  原本以为永生永世不可能是对手的土匪、地主、洞主、镇将,原来如此的不堪一击,甘太尉轻轻松松就摆平了。

  八万斤不到的粮食,就是因为听说第二军整训缺少一口吃的,所以自己带着背篓去“狗窝岭”送粮食。

  人的一双脚,背负二十斤的东西,走接近五十里的山路,这已经是极限。

  本地乡民有着野性难驯的性格,但是岣嵝的身躯,不到一百二十斤的体重,却是拿出了二十斤口粮的硬气。

  哪怕甘正我说官话,他们也听不懂,有些方言,连李彩文这个地头蛇也是听得一头雾水。

  但是缠头的老少把几十斤好米撂地上,拍拍屁股走人的架势,让李彩文顿时觉得,他这个师长,可不能跟以前想的那样当。

  广西的情况,并不能缓解压力,所以甘正我是知道情况的,除非王角变出粮食来,否则,这事儿没完。

  然而还真是变了出来。

  桂州的货运铁路上,竟然真就变出了粮食,是白花花的米,但又不是米。

  可至少有一点能确认,这是能吃的。

  外界听说第二军军长甘正我带队运粮入湘南,都是啧啧称奇。

  然而只有内部才知道,还是那帮桂州东的乡民,呼朋唤友,从各个山头邀着穷兄弟,自带干粮和一根毛竹竿,就去再会一下甘军长。

  没别的意思,撑船我有长竹竿,挑担我有短竹竿,还请甘军长指一条路就是。

  所以真正帮忙运粮的人,并非真是第二军的军人,甘正我除了顺势而为之外,也是诈外面一诈。

  湘南有什么魑魅魍魉,道州有什么妖魔鬼怪,只要见着甘正我如此缺兵少将,会没有点儿想法?

  走“灵渠”这条路线,广西的老表们熟门熟路,湖南的地头蛇,何尝不是了如指掌。

  道州境内,在消息传遍五省之时,甘正我也在疯狂地往外撒侦察兵。

  本地的向导虽然没有被透露要做什么,但是从第二军的行动上来看,他们也不蠢,自然是猜到了第二军要引蛇出洞。

  这一百一十万斤粮食,能振奋人心不假,但要是一夜之间没了,消息传出去,谁还不能震惊不是?

  十一月四日,运粮的队伍密密麻麻,入湘的小船不敢压得太狠,宁肯多走几趟,也要稳着过险滩和急弯。

  入湘之后,道州上下首先是摆出了一副热烈欢迎的模样,只不过甘正我在当天晚上,已经确定道州境内只要是数得上的土匪寨子,都忙活了起来。

  这是道州土匪头子最富裕的时刻,枪炮火力不输官军,气势汹汹,顺着道州西的谷地而来。

  甘正我估计,为了黑掉这一批粮食,搞不好有六七千的土匪。

  数量之多,让他着实有些意外。

  然而,更意外的是道州西打埋伏的土匪联军。

  纤夫、力夫、船工的集散地,的的确确都是第二军的军人,但是,船上运的却不是粮食,而是大理石、花岗岩,还有一些木材。

  战斗在十一月五日凌晨两点打响,这批土匪基本没有夜盲症,但是甘正我的手下,把“雀蒙眼”的人挑出来,都是相当的不容易,好在挑挑拣拣的话,还是正常人多一点。

  枪炮齐鸣的动静只持续了两分钟,两分钟之后,就是白刃战。

  土匪们的火力优势根本发挥不出来,甘正我也知道他们一定发挥不出来,哪怕土匪的装备比他还好。

  原因很简单,第二军如果只是菜鸡新编,那么土匪联军就是群龙无首的乌合之众,比他们还要菜。

  这时候只要把对手拉到自己的水平上,然后用丰富的经验打败他们即可。

  巧了,矿工们别的或许不好使,近距离挥舞砍刀还是镐头……没区别。

  长矛大枪一阵乱戳,什么大铳鸟铳连发铳,通通不好使。

  而土匪们还想着破坏粮食之后,就算是达成目的。

  结果很是一通乱杀,炸船的时候才发现,飞沙走石能杀人。

  那船舱里但凡有一点点淀粉烧焦的香味,他们也能死得高兴,也能瞑目。

  直到崩盘,才有土匪吼道:“都他妈是石头!!是石头!!!!”

  “没有粮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