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不会真有人在废土当偶像吧 > 307 建议改为:真情流露

  “我……的人生……都是假的……”

  骗术师捂着脸,身体不停摇晃,像出了故障的木偶。

  一直以来,她都对自己的诡异体质深信不疑。直到今天,在秦澈的提醒之下,终于产生了些许疑问:

  ——哪怕自己真的在逆生长,连种族都发生变化也实在太离谱了。

  秦澈的话固然也很荒唐,但至少要比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更合理。

  难道……这货说的是真的?

  眼见骗术师正心烦意乱的思索着,秦澈这边趁热打铁,顺势补刀:

  “我之前询问了克劳迪亚,她通过车内传感器测量了你的体重,一直都在三十七公斤。如果你在这段时间内真的缩小了,体重不可能不变吧?”

  面对连番的冲击,已经做好了必死决心的骗术师,再度陷入迷茫之中。

  如果秦澈的说法属实,那么自己应该不会再继续缩小了。

  自己之前担心的那些结局都不会发生:这具躯体最后不会变成胚胎,不会变成一颗蛋,也不会变成受精卵。

  她茫然地抬起头,凝视着被血肉覆盖的天花板。

  倘若真如秦澈所说,那么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成了笑话。这场盛大而华丽的复仇,也顿时成了彻头彻尾的小丑行为。

  ——令你心生恨意的理由,不过是你的幻想罢了。

  你根本不是什么狗屁“退化型辐射人”,只是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而已。

  “我……现在……”

  骗术师想说些什么,却无法组织起完整的句子。

  在她近乎崩溃的意识中,异常的情绪正在弥漫。

  看着三观近乎毁灭的小女孩,秦澈果断再次补刀:

  “你如果早说就好了,我家就有治疗高地人综合征的特效药。”

  ——前几天欢乐队直播时,从地下基地找到的神秘绿色黏液,这会儿还在他家客厅放着。既然那玩意儿能让蟑螂进化成诗人,让骗术师重新成熟起来应该也没问题。

  秦澈当然不会告诉这女孩药物的真正用途,继续说道:“想治好你的病么?现在机会来了。”

  听了他的说辞,骗术师慢吞吞的开口,语调里带着强烈的怀疑:

  “真的……吗?”

  “我骗你干嘛?”秦澈的语气十分诚恳:“你看我像整天撒谎扯淡的那种人吗?”

  “像。”

  “那我的谎言就到今天为止了。”秦澈挺起胸膛。

  “您还真是……够无耻。”

  看着面前那具战痕累累的铠甲,骗术师终于再次露出笑容:“不愧是你,秦先生,和你在一起果然很有意思。”

  “你开心就好。”秦澈点头。

  “但是,我今天可是杀了这么多人,市中心的这场灾难都是我造成的哦?”

  端坐在血肉的王座上,被打击到怀疑人生的少女,终于恢复了平时的气场:“我手上沾满了无辜居民的鲜血,您真的要救这样的我?”

  “别逗我了。”秦澈蚌埠住了:“钢之城哪有‘无辜居民’这种东西?”

  根据他这些年来的经验,能在钢之城活下来的没有一个好东西,思维模式也全都不正常。

  这座沙漠中心的钢铁都市,纯粹是精神病人的乐园。

  毫不夸张的说,在这里的街上随机枪毙几个幸运路人,里面找不出一个被冤枉的。

  也只有在这种鬼地方,自己这种货色才能混得风生水起。

  “怎么样,要跟我走么?”秦澈拍了拍自己胸前的染血铠甲:“把你屁股底下这东西解除,我们就能走人了,你应该带了抑制剂吧?”

  “抑制什么?”骗术师没听清。

  “抑制剂吧。”秦澈重复了一遍。

  这块覆盖整栋建筑的血肉,归根结底是从夏夜身上掉下来的东西,只要使用抑制剂,就能暂时阻止这玩意儿的生长,用铠甲的枪神模式从窗口开出一条“求生之路”。

  不过,事情显然不会这么顺利:

  “哦。”

  骗术师伸手挠了挠头:“我没带。”

  “啊?”这次换成秦澈迷茫了:“你连退路都不准备的么?”

  “我本来就是来送人头的啊,秦先生。”骗术师莞尔一笑:“你服毒自尽之前还会提前准备解药?”

  “我怎么可能自尽?”

  秦澈的语气坚定,毫无迷惘:“我可是根正苗红的好青年,而且还是从别的世界来的,以后说不定还会穿越回去再续前缘的好吧?”

  “这……”

  听完了他的神奇言论,骗术师沉默了一会儿,评论道:“论发病还是你更胜一筹。”

  “怎么就发病了?”

  “我可说不出‘我是从别的世界来的’这种逆天言论。”

  “听着确实挺逆天的,不过是真的。”

  说话间,秦澈来到骗术师身边,抓住她的肩膀用力一拽,把那女孩的身体从血肉里拖出来。

  “说真的,我以前所在的那个世界,其实比这里还艹蛋。”

  “怎么说?”骗术师好奇的问。

  “那里的人都带着假面生活,没人展现出真实的自我,就连骂人都是阴阳怪气的嘲讽,连个脏字都不敢说。”

  “真的假的,这么文明?”骗术师惊了:“还有这种人间天国?”

  “我原来生活的地方秩序井然,大家都循规蹈矩的过着日子。像钢之城这些千奇百怪的死法:诸如被不知从哪儿飞来的导弹炸死,被长着猪头的丧尸按在地上狂啃,被蠕动的血肉吸收这种事,在我家那边根本不可能发生。”

  “那你为什么要来这儿?”骗术师活动着鲜血淋漓的两条长腿:“钢之城这种鬼地方,根本就不适合人类居住好吧?”

  “不知道,可能是天意吧。”

  说到这里,秦澈长吁一口气:“我一开始也有点儿不习惯,还差点死在沙漠里。但后来我想明白了,比起原来的世界,还是这种地方更适合我。”

  “这座城市残暴的要死,每个城区都危险的一批,一言不合就血肉横飞,城里都是乐子人、魔怔人和各路精神病患者。不过对我来说,这样的世界反而更有乐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骗术师捂着肚子蹲在地上,笑得快喘不上气了:

  “秦先生,你知道吗?我好像开始有点儿喜欢你了。”

  “那我们得赶紧跑路了,在市中心炼铜会被特遣队枪毙。”

  秦澈说着弯下腰,以在漫展会场携带R18抱枕的姿势,把无法站立的骗术师拎了起来:

  “别摸鱼了,该溜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