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重生贵女福气多 > 142? 房翊醋海翻天

  重生贵女福气多云起142房翊醋海翻天“是吗?本候在你眼中就是这种人?”房翊不知何时到了,此话一说,章雅悠觉得整个房间都冷了下来。

  玉凌和紫燕原本在外间候着的,见房翊进来,拦都拦不住,又不准她们进来通告。

  杜子恒冷笑道:“原来你还有偷听墙角的习惯,想不到堂堂武陵候竟有这等癖好!如果你愿意听,我可以再说一遍的,听吗?”

  房翊冷道:“我看你父亲的份上,今天不与你一般见识,若是下次还让我这么听到,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不择手段!”

  章雅悠见此二人剑拔弩张,急忙道:“杜公子,你先回去。这顿饭我来请,快走吧。”

  杜子恒笑道:“在我这里吃饭,哪有让你破费的道理。晚上带你去吃宵夜,有个好地方,我都安排好了,到时过来接你。”

  “我……”章雅悠还没来得及拒绝呢,杜子恒就笑着走了,临走时还不忘说:“我走,不是怕他,是你身子不好,怕你担心和生气,夹在两头为难。不过,我们今天这身衣服倒是挺登对的,你柜子里还有什么颜色的衣服,都报给我,我晚些命人做几身同样的颜色,或者我命人四季的衣服都做几套,我们一样的颜色,你的那份让人给你送过去。”

  房翊看着他们颜色和款式都相近的衣服,怒火中烧,冷道:“跟我回去!”

  章雅悠不悦,但她看着房翊阴沉的脸色,也不敢言语刺激他,道:“我还没吃饱……”

  “家里给你留了饭菜,都是你喜欢的。”房翊冷道。

  上了马车,章雅悠就躲在了墙角了,不敢说话,也尽量收敛自己的气息,但自己又很烦躁,觉得房翊这是双标。

  “你好大的胆子!”房翊捏住了章雅悠的脸蛋,“连本候的感情都可以耍弄!”他想到章雅悠和杜子恒有说有笑地在那里用膳、杜子恒那样贬低他,她竟然没有一句反驳的话,难道她也这么认为吗?

  章雅悠心中害怕,房翊的可怕她是见识过的,那样杀伐决断的人,手起刀落杀人不手软的人,但是,不管房翊对别人如何,对自己却从未有过任何暴戾的一面。

  “本候已经告知你本候的心意了,你也受领回应了,竟然还想着朝三暮四,和别的男人卿卿我我,是本候对你太纵容了吗?”房翊清冷的声音再次传来,手上的力道丝毫未减。

  “疼!”章雅悠情急之下,又受了疼,眼泪已在眼圈里打转。

  “你也知道疼?那你可知本候心里的疼?你竟然背着本候和杜子恒出去玩,还故意穿一样的衣服来刺激本候!”他的手从章雅悠的脸上挪到了脖子那里,“只要我轻轻一捏,你的脖子就会断!我是太宠着你了,让你不知死活竟然要和本候作对!”

  章雅悠听了这话,反而不怕了,冷静了,原来在他心目中,他对自己做得那些就是喜欢?他觉得把自己留在他身边就是宠爱?怎么,因为他主动表白了,自己连和其他男人一起吃顿饭的自由都没有了吗?难道自己是他的附属物吗?

  她转念一想,房翊只所以发这么光火,是他那占有欲爆发了,呵,果真,男人这狗东西还真把自己当天了,觉得女人就该围着他们转悠。

  房翊见她眼珠子转悠了一下,脸色也不像前面那么恐惧害怕,手下力道又重了半分,冷道:“你还敢笑?不给你点教训,你迟早要犯错!”

  章雅悠拍了一下他那掐在自己脖子上的手,另一小手却拉过了房翊的另一手,房翊被拉了手,微微一个触动,那个放在她脖子上的手也松开了。

  “你方才吓坏我了。”章雅悠趁机滚到了房翊的怀里,柔柔怯怯道:“怕!”——就一个“怕”字,带着软绵绵、柔糯糯的尾音,一直飘到房翊的心里。

  “你休要糊弄本候,我看你胆子比任何人都大!”房翊冷道,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手却搂过了章雅悠。

  “可你为什么要发这么大的火气?”章雅悠睁着无辜的眼睛看着他,小手却拿了他一小撮头发在把玩,不仅如此,又故意朝他怀里贴紧了一些。

  房翊被她这个神态和动作撩拨得怒气消了大半,只想好好亲亲她,但是,想着自己前面那么光火,这个小蛮货还没意识到自己错在哪里,必须给她足够的惩罚,让她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下次绝不再犯,所以,依旧冷着脸,道:“你竟然和一个外男出入成双,还穿得那么招摇!哪个女子像你这么胆大妄为!”

  “请问侯爷,杜子恒是外男,那侯爷又是什么身份呢?”章雅悠道。

  房翊皱眉:“本候说了,忙段这段时间就去章家提亲。”

  “那不也是外男?”章雅悠莞尔一笑,伸手抚摸了一下房翊那薄而有型、清润的嘴唇,摸得房翊喉结滚动,连呼吸都有些急促。

  “你若是再敢和他私下见面,本候杀了他。”房翊冷道。

  章雅悠冷笑道:“那你杀了好了,和我有什么干系?”

  房翊本来以为章雅悠会维护杜子恒,并借机代杜子恒求饶,然后向自己妥协,哪知她竟轻飘飘地来了这么一句,但,这一句更得他的心意,连声音都轻柔许多:“果真和你没干系?你不在乎?”

  章雅悠笑道:“不在乎,我和他之间连朋友都算不上,不过,他对我还算上心,我听说我这几个月不见了,他还专门去了一趟京城。”

  如她所料,房翊的脸色瞬间阴云密布。

  章雅悠眼底带着笑,委屈道:“我不过是不敢喜欢你,论文采、样貌、出身、有几个能和你相提并论,我自觉蒲柳陋质,与你有差距,所以……”

  所以,我想找几个条件过得去备胎,相互合得来的话就转正——但这样的心里话是万万不能说出来的,否则,绝对会被房翊分分钟拍死。

  “又哄我了?”房翊的语气明显变了。

  章雅悠道:“绝对没有!”

  “那你亲我一下,亲我,我就行了!”

  行吧,这狗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