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重生贵女福气多 > 143 话梅糖很甜的

  “不要,你这么凶,我怕!万一我亲的时候,你咬我怎么办?”

  房翊一愣,这是什么理由?咬她,他是狗么?正想说“怎么可能呢”,结果瞥见章雅悠眼里的狡黠,又板起了脸,决不能再纵容这个小蛮货,否则,他这几个月不在,不被别人拐走才怪!

  可他板着脸,她又不肯亲自己,怎么办?

  没有什么事能难住英明神武的侯爷大人!就听房翊清冷地道:“如果我咬你,我准你咬回来,我绝不还手。”——都这样承诺了,你总该信了吧?我可是一言九鼎的武陵候!

  章雅悠感觉嘴角抽搐,心底里都是鄙视,但,奈何技不如人,打不过他,只能强忍着不去表达这种鄙视,但是,亲他,是不可能的了!

  “你是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我不过是碰巧遇见杜子恒,你就大发雷霆,甚至喊打喊杀,你自己呢!”章雅悠越说越委屈。

  “我怎么了?”房翊不服气,他绝对是没有任何瑕疵,他在很小的时候就遇见章雅悠了,从她还是小屁孩的时候就对她心心念念了,好不容易找到她,疼她爱她还来不及,心里就她一个女人——呃,现在还有点小,勉强算个女人吧,他可没有任何莺莺燕燕,哪里像她,和这个那个都理不清!明知那些人不安好心、不怀好意,就不知道拒绝吗?那些男人有什么坏心思,他是一眼就看透了!

  但这种丰富的内心活动,他是绝对不可能堂而皇之地说给章雅悠听的,那样会很没面子,虽然自己在她面前做了太多丢面子、与一贯形象不符、跌落神台的事情。

  章雅悠道:“你和薛姐姐卿卿我我、眉来眼去、出双入对,是你不知道她倾心于你,还是小筑里的奴才丫鬟看不懂她对你的情意?”

  “你们两个自幼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光是这份感情就无人能及,你若是喜欢她,就该给她个名分,让她堂堂正正地站在你的身旁,她今年都十八了,算是大龄未嫁了;你若是不喜欢她,就该保持距离,总不能给她盼望又让她失望。”

  “该怎么做,本侯知道,本侯就问你一句:你看本侯和她出双入对,你是什么心情?”房翊直视着她的眼睛。

  “我?我能有什么心情?”章雅悠躲开他的眼睛,不敢直视哎,心里酸溜溜的,不舒服呗!

  “一定要说,你敢撒谎,本侯定不轻饶!”房翊冷道。

  章雅悠看着这张又俊又冷还有些杀气腾腾的脸,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但是,她知道现在也不是她闹小性子的时候,保命要紧,道:“从外在上看,我觉着你们挺般配的,薛姐姐又美又能干还特别体贴温柔,会做人,连奴才们都对她交口称赞,关键是她还特别能隐忍,以她的聪明智慧,她会看不出我们之间那点……那点事情?可她从来不说,对你还是一如既然的关心,对我从无任何不满和嫉恨。按理说,你们结合属于强强联合,她定能辅佐你成就一番大事业,她虽然没有公主那样的身份,但是,比起公主她更了解男人,并懂得如何讨男人欢心,而且是真心实意喜欢你,否则,以她的条件,不可能到了十八岁还未许配人家……”

  “说完了?本侯要听你这些废话!”房翊怒道。

  章雅悠咽了咽口水,道:“但是……”

  “你最好想清楚了再说!”房翊道。

  章雅悠道:“实话和你说吧,我觉得薛姐姐心机深重,那些贤良淑德有一部分都是伪装的,她是真心喜欢你,为了得到你也付出了很多,但是,就她这种为了达到某事不择手段的状态,喜欢的未必是你这个人,可能是你的权势、名声,所以,把你交给这种人,我不放心……”

  对,就是单纯地不放心而已。

  “不放心,怎么理解?”房翊的声音依旧很冷,但明显比之前舒缓了一些。

  “这个嘛……我怕你将来失势,她离弃你,又或者你若是有了其他喜欢的人,她会毁了你,这叫得不到的就毁掉。”章雅悠讪笑了一下。

  “哼!”房翊冷哼了一声,听起来对她这个回答很不满意。

  章雅悠感受到了那扑面而来的杀气,当即道:“她不像我这么纯粹……”房翊看着她,看她如何继续编。

  “我认识你的时候,没对你生出非分之想,一直把你视若神明,一直都是仰望着你。”章雅悠道,虽然有些夸张,倒也没有失真到完全不能信。

  “所以,我对你的感情是纯粹的,我也不会为了得到你去耍什么心机……”

  “你对本侯是什么感情?你一个心眼都欠缺的人,不是不想耍心机,而是,没那个能力吧?”房翊冷嘲热讽,论毒舌,他向来鲜少遇见对手。

  章雅悠心里恨得咬牙切齿,但是,当前保命要紧,笑道:“我对你的感情,就是……就是那种很纯粹的、单纯觉得你这个人特别好、特别想要在一起的感情,就是……”哎,“喜欢你”在这种场合下说出来有点难为情,最主要的是他不会信嘛!

  “嗯?”房翊冷眼看着她。

  章雅悠干脆抱紧了他,然后起身捧着他的脸,仔细端详着,这张脸真是美得人神共愤,太好看了,面部线条堪称完美,五官明艳俊美,皮肤摸在手里比她穿过的最好的缎子都要柔滑许多,多看几眼都能让人窒息,不愧是名满天下、京城贵女们争破脑袋都要嫁给他的房四郎!

  房翊在她眼里看到了惊艳和痴迷的神色,对她这个表现很满意,于是哑着嗓音诱惑她:“我出门的时候含了话梅枇杷糖,很甜的。”

  章雅悠的脸比滴血都红,她在房翊的额头上吻了一下,然后就停止了,手还在他脸上。房翊不乐意了,这种浅尝辄止哪能满足他呢?他手上用力,直接把章雅悠打横抱着了,然后低了头想要去吻她。

  凑近的时候,章雅悠闻到了话梅的甜香味:“你真的吃话梅枇杷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