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重生贵女福气多 > 144 侯爷眼光独到

  房翊低沉地在她耳畔笑道:“真的吃了,你试试呢,很甜的。”

  章雅悠此刻还是清醒的,心说,这狗男人可真贼,想用个话梅糖就哄自己亲他?正想着怎么拒绝呢,房翊已经低头吻过来了,嘴唇上有淡淡的甜香,酸酸甜甜的话梅味。他只是用嘴唇在她的脸上和唇上碰了碰,并没有进一步探索。

  “我不喜欢她。”房翊道,又开始寻着她的耳朵而去,但耳朵是章雅悠的敏感部位,估计是前面他在她耳旁说话时她那种战栗发麻的表现被他捕捉到了。

  “你先等等!你每次见我都是这样搂搂亲亲,难道你想无媒苟合吗?”章雅悠道,声音有点大。

  房翊愣住了,继而笑了,道:“你也真敢说!无媒苟合?呵,你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我不过是亲了你、抱了你!”

  他的意思是,这离无媒苟合还有很长一段路,再说,他之前已经答应章雅悠,在定亲之前不会有过分的举动,他也不会让她背负太多的心理压力。退一万步讲,这是他认定的女人,真的自己没忍住,走到了那一步,那肯定是立刻马上娶回家的。

  “我很在意的你,但是,我没做好心理准备,你每次亲我,我心里都害怕,担心你会逾矩。你给我一点时间啊!”

  “那你告诉我,有多在意我?”房翊前面稍微恢复了温度,被这么硬生生地拒绝不说还戴上了“无媒苟合”的大帽子,又成了一只炸毛的野兽。

  章雅悠想了想,道:“很在意,想长长久久的那种在意,在意到了从你说出心意的那天起至今我依然不敢相信这是真实的,我很怕我毫无保留地奔向你,是飞蛾扑火,所以,我不敢。可我又想去试试,哪怕是飞蛾扑火,我也愿意,只是如今的我,缺少了勇气。”

  这情话听起来怪怪的,但也怪暖心的,她那软软糯糯的声音本就悦耳好听,灵动的大眼里全是真挚,房翊再多的怒气和不满也都烟消云散,突然就收起了煞气,如果前面是一头炸毛的野狼,现在就是一只被安抚的大狗狗。

  “我觉得我太幸运了,每次见到你,我才明白那些诗词里的内容都是客观存在的,宗之潇洒美少年,皎如玉树临风前。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巍峨若玉山之将崩。立如芝兰玉树,笑如朗月入怀。我特别喜欢看你笑。我有时就在想,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

  “你是看上了我的脸?肤浅!”某人心里受用,但嘴上不买账。

  章雅悠当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他是嫌弃自己只夸他美,他的才华呢、地位呢、能力呢、富贵呢,快夸!

  “那才华更不用说了!文武全才、文韬武略、出身名门、血统高贵……太多了,但是,这些我不在意,我就觉得你这个人好!”章雅悠适时收口,她怕自己说太多谄媚的话,最后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但是,不知为何,她鬼使神差地补了一句:“而且你很有钱。”那么多产业,吃穿用度都是最好,这和章家的空架子、虚假繁荣完全不同。

  “原来你是看中了本侯的钱,虚荣!”房翊道,措辞不客气,但语气里却充满了宠溺。

  章雅悠笑道:“放在最后的嘛,干嘛挑理?再说,有钱又不是你的错!”

  房翊笑了,表示很满意,道:“以后不准和杜子恒来往。”接着,他又补了一句:“其他男人也不可以。”

  章雅悠笑道:“我真开心,只有叔叔把我当宝,我哪有那么好,没人喜欢我。”

  “你!不准叫叔叔!”房翊不满道。

  “你的意思是本侯的眼光不行?”房翊笑道。

  章雅悠道:“是眼光独到!我就是那蒙尘的宝珠,迟早会珠光宝色、闪耀众人。现在还没长大嘛。”她对自己的容貌姿色有信心。

  “好,我答应你,以后不随便碰你,但若是你主动吻我,除外。”房翊一本正经道。

  章雅悠心说:有这个“除外”才怪!总算平复了房翊的怒气又让他暂停了搂搂抱抱、亲亲闹闹的行为,她抓紧转移方向:“你要的香包,我都做好了,做了很多份,气味淡了就扔掉。如果过了一个月你还未回来,我就去看你。”章雅悠笑道,“到时给你送钱粮和草药过去。”

  房翊握着她的手,道:“路途遥远,那里疫情严峻,流民很多,你不要过去,若是发生意外,我没办法分身照顾你。”

  “那你有办法分身照顾薛瑶依?还是你瞧不起我,觉得我不如薛瑶依能干?”章雅悠反问,她心里很气,怎么薛瑶依就能去?

  “你身子才恢复,我不忍让你涉险,否则,我肯定把你带在身边。”房翊道,他恨不能把章雅悠绑在腰带上,这样才安心。

  “她要去,又没明说是跟着我去的,我也拦不住。何况,这次有人管着她,不用我分神。”房翊笑道,“我不喜欢她,放心。”

  “我有什么不放心的!”章雅悠道。

  房翊握着她的手,耐心道:“我心里只有你,等忙完这件事,我们一起回长安。”

  章雅悠想起上一世那场瘟疫,因为初期没有充分重视,到了中期又没找到有效的药物控制,以致波及甚广,死伤无数,到了最后河北道的很多城镇都成了空城,死人都无人掩埋,堆在一起一把火烧了,她没有亲历过,但是,各种惨烈局面早就传遍了京城。

  但是,她清楚地记得那一年的抗疫官员不是房翊,因为那一年正是房翊和李可柔大婚……

  “你还记得我在裕丰园里种的杜若草吗?”章雅悠小心翼翼地问道,害怕被他看出端倪,她不敢轻易接受房翊的情感,也和自己的重生经历有关,总觉得自己是偷生一般,害怕这是阎王爷的一个失误,若是哪天他忽然想起来了,说不定又随时随地把自己带回去了。

  房翊道:“我知道,封悟夙也和我提起过,他看了河北疫情的文书,说这种草很对河北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