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霍格沃茨之巫师至上 > 第46章 突如其来

  塞西莉亚匆匆跑过一条岔路口,看到身后没有人追过来,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她承认自己打不过布莱恩·弗利。

  “不过,我到底在哪?”她扫了一眼周围的阴森森的迷宫,有些紧张地咽了口唾液,“得快点找到克莉斯蒂才行。”

  布斯巴顿的勇士们也是分成了两组,芙蓉自己去探索,她们两人结伴。虽然很让人沮丧,但塞西莉亚不得不承认芙蓉比她们耀眼得多,不论是容貌还是实力,亦或是勇气。

  她利用商量好的定位魔咒确定着克莉斯蒂的位置,在迷宫中艰难地探索着,时不时被各种怪兽追得狼狈无比。

  当塞西莉亚终于摆脱了一只炸尾螺后,有些灰头土脸的她钻进另一条岔路,迎面撞见了一个人。她有些惊讶和警惕地道:“你……”

  面前的人对她露出一个微笑,用魔杖指着她道:“魂魄出窍。”

  ……

  另一边,布莱恩顿住了脚步,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原著里小克劳奇把火焰杯变成了一个可以往返的门钥匙,这个行为显得有些奇怪,给了哈利逃生的希望。

  布莱恩分析了一下,大概也能明白小克劳奇的想法。他有信心伏地魔能杀死哈利,这样在时间到了以后,火焰杯自己回归,不会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人们只会认为哈利凭空失踪了,即使魔法部和邓布利多要追查也需要浪费很多时间。

  这样,无论是给自己争取逃生的时间,还是留在邓布利多身边作为间谍,都是可以操作的事。

  “那么,现在小克劳奇没有变成穆迪,甚至穆迪已经被他们放弃了……他还会把火焰杯做成双向的门钥匙吗?”布莱恩开始慎重地考虑起这个问题。

  要是因此让哈利·波特真的死了,那他可就要坐蜡了。

  哈利是伏地魔的克星,只要掌握了方法,他可以最轻松地解决掉伏地魔。

  虽然伏地魔脑子出问题了,但他再怎么说也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巫师之一,不论是邓布利多还是布莱恩,都不敢保证自己有能力杀死他。哪怕能打败他,伏地魔也能逃得掉,到时候找个地方躲起来,时不时给布莱恩添点堵,那就很难受了。

  而且,从感情上来看,布莱恩也承认自己确实不希望哈利死掉。

  布莱恩思考着,默默地把这件事记了下来,微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计划。

  周围再度恢复了安静,他抬起脚步,继续接近着哈利那边。

  天色变得越来越黑暗,迷宫中更加幽暗,有的地方就连天空上都缠满了树藤,里面更是漆黑一片了。

  布莱恩敢肯定,外面的观众什么也看不到,只能在那里无趣地等待着。真不知道这种比赛为什么还要聚集那么多观众来看。

  “但凡有几个摄像头……”他有些无语地想着,拐过一个弯,前面是一条被藤蔓围住的绝路。

  布莱恩用魔杖轻轻点了一下,那些粗大的藤蔓就飞快散开,露出一条被树藤包围着的隧道。

  这是一条隐藏的捷径,布莱恩通过探测魔咒发现了它。他矮着身子走了进去,密密麻麻的树藤缠绕交织成了这条圆形的长隧道。

  等到布莱恩从低矮的隧道中出来,他发现哈利和塞德里克又跑得更远了些。

  “他们真能跑……”布莱恩撇撇嘴,正要迈步追过去,远处却远远传来了一阵尖叫声。

  那是一阵变了形的惨叫,那声音无比痛苦,像是遭受了什么酷刑。

  “是小克劳奇?”布莱恩顿住了脚步,但还没等他做什么,就看到一道浅薄的绿光透过树篱映照了过来,在地面上投下了诡谲的黑影。

  “不!不——”有人在歇斯底里地喊叫着,随后声音戛然而止。

  “他怎么敢?”布莱恩的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他化身成为星空,向着声音来源的方向急速追了过去。

  ……

  德姆斯特朗的勇士们在分头探索着。他们知道自己在这个项目中已经落入了下风,现在必须要冒险一些才行了。

  好在他们三个人都是很独立自主的人,自己探索反而比勉强合作更有效率一些。

  贝里沙被一只可怕的女鬼追逐着,惊慌间穿进了一阵金色的雾气,头上的星空和地上的草坪颠倒了过来,他头上脚下地倒挂着,似乎一抬脚就会跌入无垠的夜空。

  他艰难地抬起了脚,世界立刻恢复了原样。贝里沙轻声嗤笑了一下,似乎对这种小考验不屑一顾。

  他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到了另一个岔路口。他这会才察觉到刚才那只女鬼应该只是一只博格特,他小题大做了。

  “幸亏没被别人看见,要不然就丢人了……”贝里沙嘀咕道,“被一只博格特追得四处乱窜什么的……”

  “咦?”贝里沙顿了顿,感受到了一种召唤。那是他们好不容易在一本老书里翻到的魔咒,在发现目标后可以呼唤队友集合。

  “他们找到了?”贝里沙惊喜地向着呼唤的方向赶去,“可惜不是我……不过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希望赶得及……”

  一路上还是有各种障碍物,他没有浪费力气的意思,稍微绕了点路,总算赶到了目的地。

  这是一段隐藏的捷径,足够两三个人并排通过。四周都是树篱,就连天空中都缠满了密密麻麻的藤蔓,看不到一点夜空。克鲁姆正站在黑暗的隧道里等着他。

  “威克多尔,你找到三强杯了?”贝里沙环顾着四周,“有什么困难吗?”

  “嗯,在前面。”克鲁姆指了指自己前面的黑暗。

  贝里沙经过克鲁姆身边,举起魔杖照亮了前方,看到的却只是一片浓密的树篱。

  “什么都没有啊……”贝里沙心里一沉,他忽然想到克鲁姆的神色似乎不太对劲?

  然而,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克鲁姆在他身后念了咒语。

  “钻心剜骨!”

  克鲁姆冷冷地念着咒语,表情显得冷硬而阴沉,在朦胧的夜色里又显得有些狰狞。

  贝里沙发出一声剧烈的惨叫声,从未有过的痛苦侵袭了全身。他瘫倒在地上,身体剧烈地抽搐着。

  克鲁姆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脸上没有快意或是恨意,只是苍白而冷酷地再次用魔杖对准了他。

  贝里沙剧烈地喘息着,颤抖的手紧紧握着魔杖,却又有些无力。他有些痛恨地看着克鲁姆,又有着深深的疑惑。

  克鲁姆一脚踩住了他的魔杖,用魔杖指着他的脑袋。

  “昏昏倒地!”

  正在贝里沙绝望了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女声这样喊道。红色的光束击中了克鲁姆,让他倒了下去。

  “多谢,特蕾娅。”贝里沙挣扎着想要爬起来,那种可怕的痛苦似乎还残留在身体里,让他浑身无力。

  特蕾娅脚步灵活地冲了过来,身形矫健地像是一只母豹子。她拽着贝里沙的手臂把他拉起来,表情凝重地道:“威克多尔在干什么?”

  “他可能是疯了。”贝里沙声音嘶哑地道,全身还在颤抖着。

  远处升起了一道红色的火花,两个人对视一眼,贝里沙道:“有人出局了。”

  “贝里沙,我觉得不太对劲……”特蕾娅的嗓音显得有些沙哑,“我们是不是……”

  “阿瓦达索命!”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喊道。接下来,一道绿光侵袭而来,在黑暗中无比刺眼。

  特蕾娅倒在了地上,眼中还带着点诧异,却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神采。

  贝里沙被带倒在地,他诧异地看着出现在黑暗里的人,似乎在奇怪这个人为什么要做这种事。然后,他又看了看特蕾娅。她安静地躺在地上,像是睡着了。

  “不!不——”他突然歇斯底里地尖叫起来,右手颤抖地举着魔杖,胡乱地向着面前的人释放着咒语。

  那个人脸上带着玩味而残酷的笑意,向着他走近了。贝里沙释放的咒语被那人身前的光墙反弹得四处乱飞,几个咒语弹回他的身上,生疼生疼的。

  一道红光击中了他,让他陷入了黑暗之中。

  那个人影挪动着脚步,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向着旁边的路口匆忙地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