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在鲁D那些年 > 第七章 饼的无情吃法

  早晨六点的闹钟惊醒了我,我迷迷糊糊的关掉了闹钟,昨晚极差的睡眠质量让我头痛无比。

  我捂着头坐了起来,点了支烟深吸一口试图让自己清醒过来。

  过了几分钟终于有点身体受控制的感觉了,大脑也在逐渐开机,我晃悠悠的穿上了拖鞋去洗漱。过了大约四十分钟,洗漱穿戴完的我打开了手机,里面的消息已经刷屏了,可惜没有枣庄姑娘的。

  张哥已经给我发了十多条消息催促我出门等车了,我出了宿舍门,外面的太阳已经开始炙烤着大地了,一瞬间我又出了一身的汗。

  张哥早已等候多时,见我来了便拉着我上车,对司机阿姨说:“郭姨,这是新来的实习的同学,今早坐车去新城。”

  郭姨点了点头,我便和张哥去了后排坐下。

  等了大约五分钟郭姨见没人再上车了便发动了大巴。

  我在车上打开了地图看到了三十公里的距离和四十多分钟的路程时间。

  扭过头对张哥说了一句到站了叫我便沉沉睡去。

  这一觉睡得并不踏实,在车上我梦到自己总是失足掉下,一路被惊醒了好几次,其实都是车子晃动造成的。

  在这不安的梦中我突然被拍了拍肩膀,张哥见我醒来,便对我说:“走吧,到站了,你可能还不知道开会的地方在哪里,开会的地方在四楼报告厅,我带你过去。”

  说完我就晃晃悠悠的和张哥一起下了车,迷迷糊糊地和张哥上了四楼。

  “小杰,报告厅就在里面,你过去就行,我先去上班了。”

  “好。”说完张哥便挥了挥手急匆匆地跑去了。

  我进了报告厅,里面已经坐了不少学生了,不光是有我们学校的,还有很多其他学校的实习生,我和几个认识的实习生打了个招呼在签到表上签了个到便找了个隐蔽的空位坐了下来。

  等了大约半小时左右,实习生们都来齐了,此时医院的负责老师也陆陆续续地赶来在前排坐下,报告厅里的空调吗卖力地吹着,真凉快啊,转眼又想了想外面的大太阳,我又开始头痛起来,中午要怎么办?

  大约九点左右一位男老师上台了。

  “首先欢迎一下同学们的到来,接下来由我给大家介绍我们的医院和规章制度。”

  此处省略很多很多字.......

  我只记得老师讲了很多很多厉害的地方,比如医院有很多很多个针灸科室,还是全枣庄最好的肛肠科医院(这边的辣椒充分的让肛肠科有了发挥的余地),还有很多厉害的教授什么的,听着听着我又昏沉沉的睡去。

  再醒来时台上已经换成了一位女老师,也是在介绍着医院的规章制度,还讲解着我们实习生的规章制度和住宿问题,繁琐的请假要求。

  这时台上的女老师突然严肃起来,“我们原本计划让你们所有的实习生全部安排到旁边的小区里去住,但是由于某个学校的实习生在去年的实习阶段中遭到了小区的大量投诉,所以我们也很为难,就只好安排中医药高专的同学们去老院区住宿了。”

  怪不得我去了老院区住宿,我还以为是临时安排,我还以为所有的学生会和我一样去老院区住宿,怪不得我没了我梦寐以求的三室一厅的住宿环境,我上一届的学长学姐到底造了什么孽啊,他们是炸了楼吗?

  我们学校的实习生瞬间炸开了锅,和梦寐以求的实习环境远去了,梦想和现实的落差总是让人绝望。

  我看着他们唉声叹气觉得有点好笑,还好我已经抱怨完了。

  但一想想每天还要赶车去新院实习还是很绝望,年纪轻轻就成了个社畜,这可太让人绝望了。

  这是老师接着说道:“所有去老院区住宿的同学们为了不让大家赶路那么辛苦,所以统一安排到了老院区实习。”

  听到这话我突然高兴起来了,太好了不用赶路了。

  我拍了自己一巴掌,我在高兴个锤子啊,还不是去了老院区,良好的住宿环境和高雄的医院大楼全部离我而去了,只能在一个小小的热热的没有空调的地方呆着了。

  不管学生们的唉声叹气,老师说完便下了讲台。。

  趁着老师下了讲台换人的功夫我给枣庄姑娘发了条消息,她昨天和我说的她是直接去医院工作没有休息没有培训,真惨。

  不一会儿枣庄姑娘便回了张照片,她也在做实习培训。

  此时已经是十点三十了,又一位男老师上了讲台,开始给我们介绍医院的医疗核心制度,大致讲了些防止感染规范什么的,我没有听进去,就着空调昏沉沉的睡去了。

  又是在睡梦中被人拍了拍肩膀突然惊醒,我睁眼一看报告厅了的人家已经走空了,我面前站了一男一女,都是实习队的。

  男的叫王淏,来自TEZ区,是一个中医系的小胖子,说话骚里骚气,之前在手机上聊的很好,女的叫景欣宇,和我一个班级的,但是之前说话不多,不算太熟,

  王淏说道:“人都走了还睡呢,走吧,一块儿去吃点东西。”

  我点了点头就起身和他们一起走了出去,此时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半了,突然从有空调的报告厅走到太阳下,我觉得我胳膊上的皮肤开始发烫发疼,另外二人却什么反应都没有。

  景欣宇笑着对我说:“庆杰,你这也太不行了,要待九个月呢,这还不是最热的时候,你以后怎么过啊。”

  我笑了笑:“娘的,早晚会适应的。”

  景欣宇来自峄城,我们三个对新城都不熟,也不愿意在大太阳下走着去找地方吃饭。便商量起来打个车去哪里吃饭。

  “吃烤肉。”我说。

  “去薛城的万达溜达溜达。”王淏说。

  “我想吃点正常的饭菜。”景欣宇说。

  三人顶着大太阳争论了半天,王淏的首先被排除掉了,下午两点就开会了,万达离得也不近,去了时间来不及,紧接着我的烤肉也被排除了,大热天的吃什么烤肉。

  就剩景欣宇的吃饭菜了,那就去搓个馆子吧。

  在路上拦了辆出租车,让司机带着我们去随便找个离的近的馆子吃个饭。司机点了点头就发动了车子,带着我们从医院所在的上坡下去,开了不一会儿就找到了个小饭馆。

  饭馆环境很一般,甚至连空调都没有,在地上摆着一张张小矮桌还有小马扎,来吃饭的大多是中午休息的工人,所以很吵闹。

  菜点的不多,上了两瓶青啤,点了个辣椒鸡蛋,点了个辣椒炒肉还点了个凉拌黄瓜辣椒,嗯,都有辣椒,不愧是枣庄。

  不一会儿菜便被端上了桌,还有三张烧饼,烧饼是一种相对于之前吃的单饼而言更厚的一种面饼,很大一张,闻起来有种独特的面香。

  早晨没吃饭的我看见了饭菜便忍不住了,夹起了一口菜然后咬了一口烧饼就胡乱的吞下了肚。

  此时饭桌上没了声音,我抬头只见二人左手摊着烧饼愕然地看着我,问我:“这么吃好吃吗?”

  我点了点头:“真香啊,就是这个饼很有嚼劲,吃的我腮帮子疼。”

  景欣宇率先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庆杰,你真的要笑死我了,这个饼不是这么吃的,也对,你那边应该没有。”说完便熟练的把烧饼叠成一个条状,然后把菜放到上面,把饼卷了起来,吃了一口,然后对我展示。

  “这个是这么吃的,你那么吃有啥好吃的。”王淏说道,然后也熟练的卷起了饼。

  我看了看手上还残留着一个大牙印的烧饼,沉默了,原来是这么吃的,那我昨晚在饭店吃的单饼也是错的,那么多人看着我一个人在大圆桌上吃,这就是社死吗?

  我学着他们笨拙地用饼卷起了菜开始吃了起来,本来就颇有嚼劲的烧饼卷了起来之后我一口咬下去根本咬不掉,只能手嘴并用把饼撕扯下来。

  二人看着我艰难的吃着饼开始笑了起来,景欣宇对我说:“你一会儿再尝尝单饼和煎饼,应该没有那么不好咬。”

  我一边努力撕扯着我手里的饼一边点了点头,不过这个吃法是真的很香,辣椒炒肉包裹在面饼里,一口下去嘴里满是浓郁的面香和辣椒的香气,仿佛辣椒都没那么辣了,但当我嚼了起来的时候还是被辣味儿冲昏了头,赶紧胡乱吞下喝了口冰镇的啤酒缓解缓解。

  二人见我这样又笑了起来,他们真的不会笑得昏过去吗,这么热的天,有啥好笑的。

  我见二人面色如常地吃着辣椒,忍不住问道:“你们不辣吗?”

  王淏点了点头:“其实我们也不能吃辣,就是这个菜没什么辣味儿。”

  这突如其来的装杯让我猝不及防,我们也不能吃辣,也不能吃辣,不能吃辣,这句话在我的脑海中回荡了起来。

  我开始埋头干饭,不一会儿又上了几张单饼和煎饼,单饼包菜软软的香香的,吃起来毫无压力,难道我只适合吃软饭?

  轮到煎饼的时候我又头痛了起来,煎饼长得就不太像是软饭,烤的焦黄焦黄的,看起来很脆但是还有股韧劲。

  我用煎饼包上了菜吃了一口,果然,不是我能吃的硬茬子。

  一顿饭下去,宾主尽欢,就是我的腮帮子有点疼,舌头被辣的没了知觉。

  也不知道枣庄姑娘吃没吃午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