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化身医道 > 第三十九章 拍卖(尾)

  陈秋慈回到医馆,迫不及待的冲进自己房间,云野知道她去干什么,在门口轻声的说道:“坚持到最后,等药效完全发挥后,再去洗漱!过程可能有点痛苦,你要忍住!”

  “姐夫,也给咱来两颗,我也想当当小白脸!”

  “滚,你脸已经比屁股还白了!”

  不管委屈的陈庆,云野也钻进自己房间开始捣鼓,不到半个时辰,蔡俊敲响了云野卧室门:“有人找你了,呵呵!”

  打开门看见蔡俊贱贱的笑意,云野有些莫名其妙:“咋了?谁找我?”

  “她来了!哈哈哈!”

  “你丫有病,找抽是不是?”

  云野骂完蔡俊就出了房间,看着站在外院院子里的夜千凝,有些头大,只好装作不认识上前打招呼:“你找谁?”

  “果然是你!你的声音我听出来哦!”

  暗骂自己一声愚蠢,云野还是强装镇定,不否认,也不承认:“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看着云野说完转身就要离开,夜千凝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抛了过去,云野感受到后背的破风声,转身探手抓住。

  这是一个青铜鼎,拳头大小,带有淡淡的药香,而且云野感受到青铜鼎里药力惊人。

  “这是司农鼎,神农鼎的仿制品!”看着云野疑惑的表情,夜千凝赶紧解释道:“我知道你是炼丹师,所以你一定会需要这个东西!”

  云野心里高兴得紧,真是瞌睡遇到枕头,可是转念一想,就把司农鼎还给了夜千凝:“抱歉,无功不受禄!”

  此时侧房的房间门打开,陈秋慈穿着简单的牛仔短裤和体恤走了出来,高挑的身材,吹弹可破的肌肤,娇嫩精致的脸庞,此时完全就是豆蔻年华的十八岁少女。

  “我靠,我现在是叫你姐还是叫你妹妹啊?我们俩走出去人家都以为我是你哥哥了!”陈庆大惊小怪的跑了过来,围着陈秋慈转圈叫道!

  “滚!”

  “姐,悄悄给我一颗,我也想变得帅一点!”

  “得了吧!你才多大,等你姐夫以后炼了再给你,这两颗给爸和你妈吧!”

  两姐弟叽叽喳喳的说完才发现院子里有人,陈秋慈表情立马变成生人勿近的样子走了过来,淡淡的看着夜千凝。

  夜千凝看着陈秋慈的样子,哪里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对着云野说道:“这下没话说了吧,驻颜丹就是你炼制的!帮我个忙,这个司农鼎就是报酬!”

  “说吧!什么忙?”

  陈秋慈看着云野犹豫的样子,就淡淡的开口抢先说道。

  “帮我练一炉丹药,丹方我有,但是有些残缺,差一味药,你帮我补全了,炼出丹药,司农鼎和丹方都是你的!”夜千凝说完就递过司农鼎和一张古朴的破旧的羊皮纸。

  云野此时此刻也不好装着明白装糊涂了,伸手接过仔细端详了起来。

  固本培元丹,去除身体杂质,稳固修为,还能修复伤势,当然只是针对低阶修士和凡人而言,完全就是为凡人和先天境量身定做的丹药。

  云野看了看炼丹需要的药材,突然发现这个丹方和自己大师兄给自己的有一个丹方很像,果然一对比,竟然是洗髓丹的简化版。

  “可以,但是药材不好找,我这里没有!”云野刚答应,就看见夜千凝高兴的跳了起来。

  “我家有,你要什么药材,我家都有!我让人给你们送来!”夜千凝一激动就伸手去拉云野,却一道靓影挡在了面前。

  夜千凝只好讪讪的收回了手,有些急促的说道:“对不起,有点激动了!云医生,我真的需要这种丹药,我爷爷快不行了!”

  云野拉住陈秋慈的手,把她带到旁边,对着夜千凝说道:“我可以去帮你炼丹,但是要等两日,等我熟悉了这司农鼎之后才行,不然冒然炼丹,会前功尽弃的!”

  蔡俊从外面走进来刚好听到事情的经过,赶紧跑了过来说道:“对,对,夜小姐你得多等他两天,不然又要炸炉,刚好这两天我没什么事情,可以带你逛逛!这样,我先去给你收拾住处,就住我隔壁吧,安全,呵呵!”

  看着蔡俊忙上忙下的安排,云野露出老父亲般的微笑:“孺子可教也!开始学会泡妞了!”

  一连两天,云野都在内院没有出来,就连陈秋慈想进入,都被护法大金刚蔡俊给挡在门外。

  “美其名曰叫:闭关!”

  第三天云野出来的时候,手里握着一瓶丹药和一个布袋。

  “蔡二毛把这个给大家分一下。”

  蔡俊知道这是好东西,赶紧拿了过去,只要是医馆的人,每人一颗驻颜丹和一块防御玉佩,并一一给他们解释了功效。

  不一会院子里就传来几个爽朗的大笑声:“韩老头,不错嘛,至少年轻十岁以上,不错,有点当年韩家公子的模样了”

  “闫老头,你也不赖嘛,有几分我当年的风采!哈哈哈!”

  云野出来的时候,看着院子的众人,心里很高兴,这些都是自己家人了:“我劝各位老爷子赶紧回自己房间去洗漱!不然……”

  “我靠,我就说怎么韩老头一身臭烘烘的,就像拉了粑粑一样臭不可闻!”

  看着几个老爷子窜进房间,那身手矫健的样子,云野很高兴,转头看着陈秋慈俏生生的看着自己,赶紧从怀里掏出一个锦盒递给她:“来,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陈秋慈打开锦盒,一条渐变珠项链映入眼帘,项链上的玉珠由两端到中心逐渐变大,末端挂着一颗水滴状的吊坠,淡淡的水波在吊坠流淌,活灵活现,而整款项链碧绿通透。

  “这是一整块帝王绿的翡翠玉髓雕刻而成,我在里面加了防御阵法和一个攻击阵法,你戴戴看,一定很漂亮。”

  陈秋慈戴着在脖子上,顿时变得光彩熠熠,整个人都更加仙气飘飘,云野看得痴迷,突然感觉脸上一道温热的唇印了上来,一蹴而去,看着陈秋慈羞涩的跑开,云野笑得脸都要裂开了。

  可惜总有人大煞风景,“姐夫,你这也太偏心了吧!给姐姐的就是这么漂亮的,给我们的就是这个啊!我也亲你一下,你给我个漂亮的!”

  “滚……你不要可以还给我,五十亿的东西,你还不满足啊!”

  夜千凝站在院子角落,看着这一切,惊呆了!原来拍卖会上的驻颜丹和防御玉佩都是出自云野之手,好半天都没有缓过神来。

  一道冰凉的东西塞到自己手里,夜千凝才惊醒过来,耳边响起一个细弱蚊蝇的声音:“别闹,我悄悄给你一个,你戴好!”

  看着蔡俊偷偷摸摸转身离开的样子,夜千凝莞尔一笑,看着手里的玉佩虽然雕工一般,但是夜千凝知道这是一道护身符,可以挡下先天境全力出手三次的攻击啊!

  云野在内院门口逮着了偷看人家夜千凝的蔡俊,大手拍在他脑后说道:“你他娘的,大爷我明明就做了人家一份,你却搞得这么偷偷摸摸的送人家,搞得老子很小气的样子!”

  “嘘……你不懂,这女人啊,越是对来之不易的东西越珍惜,当然也越记忆深刻,你个小处,你不懂女人!”蔡俊回头捂住云野的嘴说道!

  “我刚才被陈秋慈亲了,你现在初吻都还在!”云野拍开蔡俊的手,一副傲然的神色斜眼看着蔡俊说道。

  “我特么……你赢了!”蔡俊灰溜溜的败下阵,跑了出去。

  夜千凝找到云野说道:“很感谢你送我玉佩,我家里来了信息,说不方便送药材过来,要不你直接去我家,我家药材多,你自己选吧,如果看上什么你也可以带些回来!”

  经不住灵药的诱惑,云野交代完医馆的事情,就带着蔡俊上了车,陈庆想悄悄爬上车,被陈秋慈给揪着耳朵拉了回去:“你姐夫去办正经事,你跟着瞎跑什么鬼?”

  蔡俊学会了开车,夜千凝坐在副驾驶指路,云野老神自在的坐在后排,赶了一天一夜的路,终于来到重都夜家,让云野没有想到的是,有先天境高手坐镇的夜家竟然生活在一个小山村里。

  “前面的路有些崎岖,车子只能开到村外,我已经打电话叫人来接了!”

  看着眼前连绵起伏的大山,云野倒觉得很惬意,毕竟自己小时候就一直呆在山里!

  “话说小夜啊,听说你家老爷子不是先天境宗师么?怎么生活在这小山村里啊?”

  对于蔡俊的称呼,夜千凝皱了皱眉,但还是耐心解释道:“家里有些产业在外面,要不然你以为我出手就是上亿,那怎么来的?只是我爷爷愿意住在这里,所以我就过来陪伴而已!其实我夜家就是出自这龙潭村,村里还是有很多外姓,只是我爷爷修为最高,而且岁数也最大,所以德高望重,威望最高!”

  夜千凝话刚说完,前面就影影绰绰来了几个人,远远的,夜千凝就开始打招呼:“大哥,这里!”

  几个简单农家布衣的年轻人走了,带头的是一个皮肤黝黑老实巴交的中年男人,后面跟个扎个马尾的年轻人,其他几个都挑着箩筐。

  “咦,千凝的你的面纱呢?啊,你的脸好了啊,真是太好了!”马尾青年跑了过来,看见夜千凝高兴的叫道。

  “夜寻,没大没小的,姐都不叫了!怎么样?没出去闲逛吧?”

  “这是我堂弟,夜寻,那个是我大哥夜霄,其他几位都是我们村的。”

  夜千凝把云野和蔡俊介绍给大哥夜宵,转头吩咐夜寻把车上买的东西搬下来,挑回村里。